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红模访> 正文

追梦志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3:23

深夜。济州郊外。天云峰下,小树林。两名紧身劲装的中年男子,精瘦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个正在熟睡的婴儿,向着天云峰快速奔跑着。“咻”!只见两人身后一支箭穿过树叶疾驰而来。“啊!”精瘦男子右肩被箭穿过。“没事吧?老南!”另一个男子停下脚步,连忙扶住老南。老南向后看去,身后树叶沙沙直响。忍着疼将孩童递给另一个男子。“阿北,小少爷交给你了,速速前往鬼云上人住处,他就不敢往前追了。”男子接过孩童。“老南,你想干什么?”名阿北的男子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,“老南,你留下也坚持不了多久,还是让我来吧,小少爷你带着走。”话毕,只听后方树叶剧烈抖动,“糟了,阿北,快点走。”老南十分焦急的说到。一身白色服饰,手拿银色大弓的俊俏男子已然站立在他们身后的树枝上。“可恶!”阿北抽出后背大刀,指着黑衣男子,“秀正,卑鄙小人,乘人之危,妄你是追风传人。”秀正男子神色冷淡,皱了一下眉,“南北王。留下刘家后代,我可以留你们一个全尸。”说着便拿着弓对着他们,右手往后背探去。“阿北,你速度带着小少爷离开,我也跑不快了。别墨迹,小少爷为重!”话罢便一把夺过他手中大刀,拔掉肩上箭羽,向着秀正男子杀去。阿北一咬牙,抱着婴儿就往天云峰奔。“想跑?”秀正男子拉弓向着阿北射去。“唰!”一把大刀劈面而来,挡住了那支箭。“你的对手是我,纳命来!”“哼!”秀正男子向下一跃,手里又射出一箭,目标老南。老南抡起大刀躲过,跃起劈向秀正。扑面而来的大刀被手中弓挡住,借力向后弹开,落地。“难道跑累了?这可不像你南王风格,招招致命?”秀正男子冷漠的看着老南。老南落地,握住大刀的手在轻微抖动着。听此一言,又是一刀砍去,“杀你足以!”“来试试?”接着又是一箭。......“这里便是天云峰了,”阿北抬头看着这上千米高的陡峭山峰,又低头看着怀中孩童,“少爷,我们到了。”他回头看向树林,只见一阵阵兵器碰撞的火花搅乱着本该祥和安静的夜晚。“老南...”阿北低语一声,向着山上走去。......“血液漆黑?中毒了?那女人!。”秀正男子拔出插在地上老南腹部的弓。他看向天云峰,“鬼云上人!有机会定要会上一会!”又望向躺在地上的死人老南,“死在追风弓下,也不算悲哀。虽然已不再光明。”手中追风弓,左侧锋利的尖刺还滴着血液。沉思了一会儿便掉头往回走去。......天云峰顶,一块刻着“竹居”字样的大石头前,有块小木牌“天云竹林,闯入者死”的警示,阿北抱着小孩童停下,止步不前,无奈之下,运起内力喊道:“济州刘家护卫赵晨北携少主刘之舜拜见鬼云上人,请求鬼云上人救我家少爷一命!”无人应答。半盏茶的时间过后,前方竹林中走出一个十二三岁,步伐轻盈,相貌精致的少女。打量他和怀中婴儿,阿北也在打量少女,阿北心里暗念,“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功底,难道是传说中鬼云上人的孙女?”,少女礼貌回应:“爷爷他前几日出门拜访老友去了,如今不再竹居中。”又是一阵感叹,“恐怕再过几年,此女又是一大年轻高手,叱咤江湖了。”哪怕她只是小女孩,阿北也不敢造次,恭敬问道:“不知上人何时回来?”“我不知道,可能明天,可能后天,也有可能月底才回来。”阿北叹了口气,心中想着老南安危,对着少女一拜,“姑娘,我需下山一趟,恐有危险,不敢带上小少爷,姑娘可否帮忙照看一宿,拂晓回来。”此时怀中婴儿刚好清醒,哇哇直叫,少女不禁看了看,面貌可爱之极,印象极好,便应承了下来。阿北连忙道谢,又不舍的看了婴儿一眼,将其递给少女,转身向山下奔去。“此人应该是南北王中的北王了,”少女看着怀中孩童,“还蛮可爱的嘛,姐姐带你进屋,外面冷。”说完,便走向竹林小道。......天云峰山脚下,小树林。一道身影快速奔跑着,正是阿北。“千万不要有事!”他心里默默期盼着。“近了,近了。”然而,当他走进,看见的只有一把大刀插在地上,一具无头尸体静静躺在那里。阿北脚步一顿,像是失了魂似的。走进尸体,跪了下来,张着嘴,想叫叫不大声,十分嘶哑,脸部痛苦,悲伤,把面上的肉都挤压在一起。一滴滴眼泪哗啦啦向下流,沙哑的喉咙只能叫出“啊”的声音。就这么,跪着。不知多久,他挥手擦去眼泪,望着快天明的夜空。他站了起来,抽出插在地上的大刀,在一旁开始刨土,口中还不断说着什么。“二十年,从一同出师到结交老爷。从流浪街头到衣食无忧。从初出茅庐道威震江湖。我们闯出了南北刀王的称号,快意江湖。今日,被追风传人逼至如此地步。”说着说着,泪水又沁出来了,“呵,老爷走了,你也走了,就剩我一个人了。”......天刚露出鱼肚白时,阿北终于将老南安葬。将大刀插在坟前,对着老南坟墓道:“小少爷那里还有事,我先走了,我留下此刀,先陪着你。不久,我也来陪你”......站了一会儿,便往山上走去。背影望去,已经泛起了死气。......拂晓时分。济州城,西市,好运客店。“叩叩”,一阵敲门声传来。屋内秀正坐在圆木桌旁,“进来吧!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“吱”门开了,一个穿着白衣衣服,面部带着轻纱,眼神有些狐媚的女子走了进来,随手关上门。走到桌子前,坐了下来。“怎么样了?”开口询问秀正。秀正又倒了一杯茶,喝了口。看着那位面部围纱的女子。“刘之舜跑了,”说着拿出一个锦盒,女子好奇,“此物?”“南王项上人头。”“呼,任务完成,南北王缺一,那便是个笑话了。“女子掩口笑道。秀正猛地一下将茶杯放在桌子上,“砰”,女子收起笑容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秀正站起来,走到窗边,“再有下一次,我会杀了你。”女子皱眉,”呵,我做了什么让你如此生气?“秀正转头望着女子,眼神充满杀气,“你在他们酒菜中给下了毒。”女子莞尔,“为了任务,不折手段。况且,我也是在帮你更快完成任务。”她静静的看着秀正,“否则,南北王联手,谁胜谁负还是未知数,算了,还好任务基本就算完成了。”“你走吧,任务完成,我该回去了。”说完,身体一个恍惚,便消失了。女子也站了起来,对着窗口一笑,拿着锦盒,离开客房。一处高楼屋顶,秀正望着朝霞。喃喃道:“追风!如今已是别人的追风了。何时才能做真正的追风,追求我自己的人生。”......追风破甲,无物不摧。手拉弧箭,一步一杀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